异读现象、语气词和叠音后缀

异读现象

文白异读

声母的文白异读

1.晓母(少数溪母)合口字文读[f],白读[w],例如「花化挥辉勋婚昏熏荤训窟胐块快筷」这些字。

2.一些读[tʃ/tʃʰ]声母的字有读[j]的白读音,例如「踩(跴)撑椎锥揸渣抓爪皱搊(掫)眨执蘸(渗)嘬(嚼)」这些字,大部分为莊组字,少部分为知章组字,大部分为不送气塞擦音,少部分为送气塞擦音,平话中亦有此现象,参看覃远雄《平话和粤语古庄母的特殊读音》,勾漏片中亦有,参看2016年侯兴泉《粤语勾漏片封开开建话语音研究——兼与勾漏片粤语及桂南平话的比较》。此类白读在不少粤语方言片中很常见,广州话罕见,老派的广州话中「蘸」有jaam5/jaːm˩˧/、jam5/jɐm˩˧/、jam3/jɐm˧/音。

白话和平话中也有极少一部分精组字有[j]的白读音,白话例如:「嘴jui2[jui˧˥]一啖」,平话例如:「糙njaau3[ȵau55](韧,嚼不烂)」、「钻njon3[ȵon55](用锥子钻)」。

3.少数唇音字有文白异读,例如「泡攀翻拂浮妇伏」这些字。

4.避讳而形成的文白异读,例如「鸟勾钩膶(润)」这些字,「伞」本读slaan2[ɬaːn˧˥],可能避讳「散」而习惯读slaan3[ɬaːn˧],《集韵) 以「伞」 为「繖」异体,有上声顙旱切、去声先旰切两读。

5.一些中古疑母细音字,文读为[j]/[n],白读为[ŋ],例如「吟仰研」,还有个别日母字也有,例如「韧」文读[jɐn˨],白读[ŋɐn˨],「人」文读[jɐn˨˩],白读[ŋɐn˨˩],「逆」文读[nek̚˨]或[ŋek̚˨],白读[ŋaːk̚˨],「凝」读[neŋ˨˩],「逆凝」广州读[jek̚˨]和[jeŋ˨˩]。

韵母的文白异读

1.中古外转韵摄二等,如效、咸、山等摄二等字,文读为[-a-],白读为[-ɛ-]。

文读 白读
baau1[paːu˥] beu1[pɛːu˥]
maau1[maːu˥] meu1[mɛːu˥]
zaam2[t͡ʃaːm˧˥] zem2[t͡ʃɛːm˧˥]
gaam2[kaːm˧˥] gem2[kɛːm˧˥]
gaap3[kaːp̚˧] gep6[kɛːp̚˨]
caap3[t͡ʃʰaːp̚˧] cep3[t͡ʃʰɛːp̚˧]
gaan1[kaːn˥] gen1[kɛːn˥]
haan4[haːn˨˩] hen4[hɛːn˨˩]
baat3[paːt̚˧] bet3[pɛːt̚˧]
waat6[waːt̚˨] wet6[wɛːt̚˨]
gaau3[kaːu˧] geu3[kɛːu˧]
caau1[t͡ʃʰaːu˥] ceu1[t͡ʃʰɛːu˥]
laau1[laːu˥] leu1[lɛːu˥]
haam4[haːm˨˩] hem4[hɛːm˨˩]
haam3[haːm˧] hem3[hɛːm˧]

2.一些庚韵二等字白读为[-a-],文读为[-ɐ-]。

文读 白读
gang1[kɐŋ˥] gaang1[kaːŋ˥]
gang3[kɐŋ˧] gaang1[kaːŋ˥]
ngak6[ŋɐk̚˨](额头) ngaak6[ŋaːk̚˨](金额)

3.梗摄开口三四等字白读为[-ɛŋ],文读为[-eŋ],入声白读为[ɛk],文读为[ek]。

文读 白读
ping4[pʰeŋ˨˩] peng4[pʰɛːŋ˨˩] 用于表示「便宜」
zing3[t͡ʃeŋ˧] zeng3[t͡ʃɛːŋ˧]
zing1[t͡ʃeŋ˥] zeng1[t͡ʃɛːŋ˥]
zing6[t͡ʃeŋ˨] zeng6[t͡ʃɛːŋ˨] 用于「干净」一词
zing2[t͡ʃeŋ˧˥] zeng2[t͡ʃɛːŋ˧˥]
ming6[meŋ˨] meng6[mɛːŋ˨]
ling5[leŋ˨˦] leng5[lɛːŋ˨˦]
sing1[ʃeŋ˥] seng1[ʃɛːŋ˥]
主席zik6[t͡ʃek̚˨] 草席zek6[t͡ʃɛːk̚˨]
挑剔tik1[tʰek̚˥] 剔tek3[tʰɛːk̚˧]骨

4.部分字存在[-i-]和[-ɛ-]的文白异读,例如「撩寥缭鹩撬翘扁边贬匾砭片拈捻镊躽(挺)吆调掉缬(结)迾(排)䭞(哈喇)𠱃(凹)」这些字。

5.除了长元音[-a-]上存在文白异读,部分口语字上短元音[-ɐ-]也存在文白异读,例如:

矮腯dat6[tɐt̚˨]/det6[tɛːt̚˨]腯dat6[tɐt̚˨]/det6[tɛːt̚˨]

龈han2[hɐn˧˥]/hen2[hɛːn˧˥](啃)

恂slan4[ɬɐn˨˩]/slen4[ɬɛːn˨˩](发抖)

笠lap1[lɐp̚˥](斗笠)/lep3[lɛːp̚˧](谷~,谷壳)

忔ngat1[ŋɐt̚˥]/nget1[ŋɛːt̚˥]失sat1[ʃɐt̚˥]/set1[ʃɛːt̚˥](吝啬)

蛤gap3[kɐp̚˧]/gep6[kɛːp̚˨](青蛙)

落雨霅slap6[ɬɐp̚˨]/slep6[ɬɛːp̚˨]霅slap6[ɬɐp̚˨]/slep6[ɬɛːp̚˨]

扤ngat6[ŋɐt̚˨]/nget6[ŋɛːt̚˨](磨蹭、挪动)

齮ngi4[ŋi21]齮ngi1[ŋi55]龁ngat6[ŋɐt̚˨]/nget6[ŋɛːt̚˨]龁ngat6[ŋɐt̚˨]/nget6[ŋɛːt̚˨](矫情、支吾)

哈ngap6[ŋɐp̚˨]/ngep6[ŋɛːp̚˨](动口貌)

揢kak1[kʰɐk̚˥]/kek1[kʰɛːk̚˥](坎、阶,楼梯一~一~)

咈fat6[fɐt̚˨]/fet6[fɛːt̚˨](擤鼻涕声)

唿fat1[fɐt̚˥](唿哨)/fet1[fɛːt̚˥](哨子,吹~~)

艴fat1[fɐt̚˥](艴然)/fet1[fɛːt̚˥](面色红润,红~~)

逸jat6[jɐt̚˨](逃逸)/jet1[jɛːt̚˥](跃过)

橛kat1[kʰɐt̚˥]/ket1[kʰɐt̚˥](量词,截)

声调的文白异读

1.浊声母字文读为阳调,白读为阴调。

原调 变调
面min6[miːn˨]条 畀面min2[miːn˧˥]
丈zoeng6[t͡ʃœːŋ˨]量 姑丈zoeng2[t͡ʃœːŋ˧˥]
jyun6[jyːn˨] 猪膶jyun2[jyːn˧˥]
kek6[kʰɛːk̚˨] 木屐kek1[kʰɛːk̚˥]
zuk6[t͡ʃʊk̚˨] 手镯zuk1[t͡ʃʊk̚˥]
文man4[mɐn˨˩]化 一文man1[mɐn˥]半(作货币单位)
米mai5[mɐi˨˦]粉 一米mai1[mɐi˥]七(作长度单位)
mo4[mɔː˨˩] 按摩mo1[mɔː˥]
mo4[mɔː˨˩] 魔术mo1[mɔː˥]
毛mu4[muː˨˩]发 发毛mu1[muː˥](发霉)
姊妹mui6[muːi˨] 妹mui2[muːi˧˥](专指妹妹),妹mui1[muːi˥](丫头)
栏laan4[laːn˨˩]干 猪栏laan1[laːn˥]
灵ling4[leŋ˨˩]活 精灵ling1[leŋ˥](聪明)
尾mi5[miː˨˦]巴 收尾mi1[miː˥]

另有「育」字本调为juk6[jʊk̚˨],但实际已经完全变调为juk1[jʊk̚˥],不读本调了,类似地有「復fuk1[fʊk̚˥]、熝luk1[lʊk̚˥](烫)、魔摩模mo1[mɔː˥]」。又例如「图画」一词中的「画」字本调waa6[waː˨],实际也完全变调为waa2[waː˧˥],不读本调了,类似地还有「锁链lin2[liːn˧˥]、医院jyun2[jyːn˧˥]、舅父fu2[fuː˧˥]」等。还有一些非浊声母字也有变调类的文白异读,例如「子表派」等字。

有部分变调属于「声调的类化」,例如「冇mu5-3扣kau3」,「冇mu5-3得dak1」,「模mo1范faan6-3」,[约joek3莫mok6-3],[仔zai2女nyu5-2],后面「声调的类化」一节会详述。

2.一部分全浊上声字,白读为声母不送气的阳上声,文读为声母送气的阳去声。

文读 白读
近gan6[kɐn˨]视 行近kan5[kʰɐn˨˦]
淡daam6[taːm˨]定 咸淡taam5[tʰaːm˨˦]
伴bun6[puːn˨]侣 作伴pun5[pʰuːn˨˦]
妇fu6[fuː˨]女 妇fu5[fuː˨˦](少用)
婢bi6[piː˨]女 婢pi5[pʰiː˨˦](少用)

两个特殊的字「重(重要)、断(断绝)」南宁浊上变去并未发生,所以依然读阳上,与广州、香港部分组词中(重要、断绝)已经读阳去不同;与广州相反的是「妇、婢」这两个字,广州反而保留浊上,南宁基本读阳去的文读了,除了「新妇」这一口语词。

文读音与读书音

值得指出的一点是文读音读书音不完全相同,一般文读音是在历史上不同的时期与通用语的接触中产生的,从早期就已经成为了自身语言中异于白读的一部分,而读书音是当下通过模仿强势语中自身语言不存在的单字音或词汇来习得的。例如南宁的「关」字在作动词时读gwen1[kʷɛːn˥],作姓时只能读gwaan1[kʷaːn˥],因义有别,后者相对前者构成了唯一的文读音,从早期就是自身语言中的一部分,不是从强势语中习得的;而「史」字只会读sai2[ʃɐi˧˥],没有文白异读,如果学习广州话读si2[ʃiː˧˥],这就是从强势语中习得的读书音。读书音与文读音并非绝对的对立,如果随着时间的推移,读书音成为了自身语言中的一部分,那么读书音也便成了新的文读音。

训读

训读音 解释
dim6[tiːm˨] 训读簟
po1[pʰɔː˥] 训读樖,本字或许就是棵(科)
doek3[tœːk̚˧] 训读斫,本读do3[tɔː˧]
san5[ʃɐn˨˦] 训读肾,口语读kan5[kʰɐn˨˦]
san5[ʃɐn˨˦] 训读肾,口语读kan5[kʰɐn˨˦]
bik1[pek̚˥] 训读逼,罕用,口语读paak3[pʰaːk̚˧]
zaap6[t͡ʃaːp̚˨] 训读闸
nam2[nɐm˧˥] 训读恁
maan4[maːn˨˩] 训读蛮,本读ngaan4[ŋaːn˨˩],又读waan4[waːn˨˩]
zan3[t͡ʃaːn˧] 训读震,读书音为zin3[t͡ʃiːn˧]
leng3[lɛːŋ˧] 训读令
me2[mɛː˧˥] 训读乜
ngong3[ŋɔːŋ˧] 训读字,本为「愚戆」的合音
lat1[lɐt̚˥] 训读㪐,又读saai2[ʃaːi˧˥]
daam2[taːm˧˥] 训读胆
sluk1[ɬʊk̚˥] 训读宿,食物过宿
tong3[tʰɔːŋ˧] 训读烫
bi2[piː˧˥] 训读比
bi2[piː˧˥] 训读比
laa3[laː˧] 训读字
maa1[maː˥] 训读字
map1[mɐp̚˥] 训读字,广州音nap1[nɐp̚˥]

阳入对转

阳声韵指以鼻音[m]、[n]、[ŋ]为韵尾的韵,入声韵指以塞音[p]、[t]、[k]为韵尾的韵。入声韵与阳声韵相承,阳声收[m]尾,入声则为[p]尾;阳声收[n]尾,入声则收[t]尾;阳声收[ŋ]尾,入声则收[k]尾,反之亦然,这就是音韵学上的「阳入对转」。

意义 阳声韵 入声韵
啄doek3[tœːk̚˧] 啄doeng1[tœːŋ˥]
扩kong3[kʰɔːŋ˧] 扩kok3[kʰɔːk̚˧]
腌jim1[jiːm˥] 腌jip3[jiːp̚˧]
拧ning1[neŋ˥] 搦nik1[nek̚˥]
抌dam2[tɐm˧˥] 撘dap6[tɐp̚˨]
揞am2[ɐm˧˥] 搕ap1[ɐp̚˥]
扻ham2[hɐm˧˥] 磕hap1[hɐp̚˥]
宽fun1[fuːn˥] 阔fut3[fuːt̚˧]
用力扯 扽dan1[tɐn˥] 𢴈daat3[taːt̚˧]
盖上 冚kam2[kʰɐm˧˥] 扱kap1[kʰɐp̚˥]
揭开 搴kin2[kʰiːn˧˥] 揭kit3[kʰiːt̚˧]
趸dan2[tɐn˧˥] 𠱂dat1[tɐt̚˥]
下垂 髧dam3[tɐm˧] 耷dap1[tɐp̚˥]
硬/软 坚gin1[kiːn˥](坚硬) 渴git6[kiːt̚˨]([粥]很稠,《广韵》渠列切,水尽也)
困住 屈wat1[wɐt̚˥](踡缩,憋在家) 困wan3[wɐn˧](困住,囚禁)
湿透 淰nam6[nɐm˨](熟睡,湿透,洇) 𣲷nap6[nɐp̚˨](潮湿)
松软 腍nam4[nɐm˨˩](烂熟) 𥹉nap6[nɐp̚˨](黏糊)
话多 吟ngam4[ŋɐm˨˩](啰嗦) 噏ngap1(胡说)
揽取 揽laam2[laːm˧˥] 擸laap3[laːp̚˧](聚敛)
驱赶 抨(搒)paang5[pʰaːŋ˨˦] 拍paak3[pʰaːk̚˧]
框kwaang1[kʷʰaːŋ˥] 𡃈(廓)kwaak3[kʷʰaːk̚˧]
干瘪貌 干绷mang3[mɐŋ˧]绷mang3[mɐŋ˧] 干擘maak3[maːk̚˧]擘maak3[maːk̚˧]
瘦貌 瘦蜢mang1[mɐŋ˥]躿kang1[kʰɐŋ˥] 瘦嚜mak1[mɐk̚˥]喀kak1[kʰɐk̚˥]
瘦貌 瘦蜢meng2[mɛːŋ˧˥]躿keng2[kʰɛːŋ˧˥] 瘦嚜mek1[mɛːk̚˥]喀kek1[kʰɛːk̚˥]

更多研究参见:

郭必之; 钱志安; 邹嘉彦.粤语“阳入对转”词的底层来源.《民族语文》.2008-08-05.

高珮雯.粤方言韵尾交替式造词研究.北京大学硕士论文.2014-05-01.

有些口语字可能兼有多种复杂的文白读现象,例如:

graph LR
A[捹fing3/揈fang3<甩> ]-->|阳入对转|B(𠱥fik3/礊fak3<甩>)
B-->|变调|C(𠱥fik1/礊fak1<甩>)
B-->|白读|E(掝wak6<挥动>)
E-->|变调|F(掝wak1<打勾>)
C-->|韵尾变化|H(𢝵fit1<抽打>)

2019年郭必之《语言接触视角下的南宁粤语语法》的附录一[粤语“阳入对转”词的底层来源]对阳入对转作了完整的探讨,其中南宁的部分有两个小的细节错误:(1)原文记载的<57>例表示细小的后缀「细~~」:[neŋ55]和[nek5]构成阳入对转,后者不准确,应是「呢[ni55]」,两者不构成对转;(2)原文记载的<58>例表示抖动的「擞~~」:[ɬɐk2]和[ɬɐŋ33]构成阳入对转,后者不准确,应是[ɬɐn21],前者有古壮字为「萨」,音sag[θaːk8],后者有古壮字为「⿰抖申」,音saenz[θan2],本字应为「恂」,两者不构成对转。

两读现象

1.[ɔk]、[œk]两读,[œk]为旧读,[ɔk]为新读

读音 又音
zoek3[t͡ʃœːk̚˧] zok3[t͡ʃɔːk̚˧]
zoek3[t͡ʃœːk̚˧] zok3[t͡ʃɔːk̚˧]
doek3[tœːk̚˧] dok3[tɔːk̚˧]
doek3[tœːk̚˧] zok3[t͡ʃɔːk̚˧]
涿 doek3[tœːk̚˧] zok3[t͡ʃɔːk̚˧]
斲(斫) doek3[tœːk̚˧] dok3[tɔːk̚˧]
cok3[t͡ʃʰɔːk̚˧] coek3[t͡ʃʰœːk̚˧]

2.[ɔŋ]、[œŋ]两读,[œŋ]为旧读,[ɔŋ]为新读

读音 又音
cong1[t͡ʃʰɔːŋ˥] coeng1[t͡ʃʰœːŋ˥]
hong1[hɔːŋ˥] koeng1[kʰœːŋ˥]

3.[y]、[i]两读(混淆)

老城区主元音大部分人读[-y-],少部分人读[-i-]的字有「佢去渊乙绝恋沿县/薛轩癣」;老城区主元音大部分人读[-i-],少部分人读[-y-]的字有「鲜乾毽/劣联」。

4.[ɔk]、[ʊk]两读

「学落」主流读[-ɔk],部分人读[-ʊk];「镯浊」主流读[-ʊk],部分人读[-ɔk];「朴扑」主流读[pʰʊk̚˥],部分人读[pʰɔːk̚˧]。

5.极少部分人有一些很少见的口语用法在其他邕浔片的调查材料中也不鲜见,例如「卵」lon1[lɔːn˥]、「趋」kyu1[kʰyː˥]、「衅」hang6[hɐŋ˨]、「研」nim1[niːm˥]。其中「卵」的特殊读法与客家话类似。

语音的弱化

原读 弱化
jat1[jɐt̚˥] at1[ɐt̚˥]或aa1[aː˥]
嘅(助词,的) ge3[kɛː˧] e3[ɛː˧]
𡲢(童语,屎) ke1[kʰɛː˥] e3[ɛː˧]或e1[ɛː˥]
或(或者) waak6[waːk̚˨] waa6[waː˨]
肊(打肊,打嗝) jik1[jek̚˥] ik1[ek̚˥](习读)
膉(哈喇) jik1[jek̚˥]、jek3[jɛːk̚˧](又作䭞字) ek3[ɛːk̚˧](又作䭞字)
䊦(糍粑) jit3[jiːt̚˧](文读) et3[ɛːt̚˧](白读)

「一」字除了单字音,普遍弱化为aa1[aː˥],「一个」读at1[ɐt̚˥]个或aa1[aː˥]个;「十」字在数词中也有类似弱化,「三十一」读三啊aa4[aː˨˩]一;「第二日」语流中为「第日」。

合音字

冇mu5[muː˨˦] = 无mu4[muː˨˩] + 有jau5[jɐu˨˦]

腏(𨳍,男阴)cot6[t͡ʃʰɔːt̚˨] = 戳cok3[t͡ʃʰɔːk̚˧] + 物mat6[mɐt̚˨]

㬟(朆)mang4[mɐŋ˨˩] = 未mi6[miː˨] + 曾cang4[t͡ʃʰɐŋ˨˩]

噉gam2[kɐm˧˥] = 个go3[kɔː˧] + 么mo1[mɔː˥](本字即物mat6[mɐt̚˨])-> gom3[kom˧] -> gam2[kɐm˧˥]

㗎gaa3[kaː˧] = 嘅ge3[kɛː˧] + 啊aa1[aː˥]

那naa5[naː˨˦](屌那妈) = 你ni5[aː˧] + 阿aa3[aː˧]

咩me1[mɛː˥] = 乜mat1[mɐt̚˥] + 嘢je5[jɛː˨˦]

咪mai6[mɐi˨] = 冇mu5[muː˨˦] + 系hai6[hɐi˨]

撔wang6[wɐŋ˨](抄近路) = 运wan6[wɐn˨] + 路lu6[luː˨] + 行haang4[haːŋ˨˩]

这里要谈一个重要的合音:听日的听为「天光」的合音,可参看2007年李如龙《再说广州话“听日”和“琴日”及词汇音变》一文,其实除了这个「听日」的例子外南宁白话和平话中还有另一个例证,有个记音字「儆/景/颈」来表示「得意、骄傲」之意,即为「见广」的合音,白话组词「~温七」,平话组词「~得」(覃远雄《南宁平话词典》P290、P204),这两个例子都反映了 Ain+gongB=AingB 这样的一种特殊合音结构。

声调的类化

声调的类化一般有3种:

1) 前字调感染,例如「崽2女5-2」,「智3慧6-3」,「撇3捺6-3」,「约3摸6-3」,「幼3稚6-3」,「模1范6-3、师1范6-3、规1范6-3」,「贴3膜6-3」,「约3翰6-3」,「建3议5-3」,「一1味6-2」,「快3捷6-3」,「刺3猬6-3」,都是因为前一个字调高后一个字调低所以把后一个字调抬升了,目的是为了发音省力;

2) 后字调感染,例如「蹩6-3脚3」,「友5-2崽2」,「狭6-3窄3」,「竞6-3争1」,「冇5-3扣3」,「冇5-3得1」,「赖6-3臭3」,这些都是后字调感染,说话时脑中想的是整个词,后一个字调高前一个字调低,高的就会感染低的,拉高调值,目的也是为了发音省力。

3) 同字调感染,例如「妈1-4妈1」,「弟6-4弟6-2」,「姐1-4姐1」,「哥1-4哥1」,「㞎2-4㞎2」,「容嬷1-4嬷1」,「薄6膜6-3」,「慢6慢6-2」,「慢6慢6-1」,「冇5-3会5」,「冇5-3有5」,「妗5母5-2」,「老5母-2」,目的是防止AA一类的字显得呆板,为了更生动灵活,或这是亲戚表亲暱,必须变其中一个字或两个字的调,用IPA可以更好理解,4调是[21],6调是[22]都是低调,1调是[55]是高调,高调容易拉升低调。

同字调感染中还有一个特殊的「代词调感染」,例如「你5我5渠4-5(俗字佢,他)」,因为你我他经常放一起使用所以代词之间会发生感染,不止粤语,很多方言都有代词调感染。

反过来其实低调拉低高调也有,极少见,比如「处2-5理5」,后字调拉低前字调,这里5调低2调高,又比如「议5-3论6」,后字调拉平前字调,这里6调低5调高,又比如「笨6拙3-6」,前字调拉低后字调,这里6调低3调高。

又比如「街1巷6-2」,「医1院6-2」,「舅5父6-2」,「荷4兰4-1」,「猪1栏4-1」,一样都可以用声调类化来解释。这里具体分析一个例子:「牛4栏4-1」、「薄6膜6-3」和「猪1栏4-1」、「贴3膜6-3」,前两个词属于同字调感染,后两个词属于前字调感染,可以发现对于A4B4、A6B6或A1B4、A3B6这种结构是不稳定的,他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稳定到了A4(1)B1或A6(3)B3这个结构,说明字调感染会导致某个字趋向于稳定到某个调值(比如这里是B)。

又比如「冇5-3会5」已经发生了同字调感染之后,又会进一步发生前字调感染「冇5-3会5-3」。

字调感染的一般规律是最高调变调只能往下变,最低调变调只能往上变,单字所组的词中另一个字大多是高声调则该字调值容易变高,反之则变低。

语气词

南宁的语气词研究可以参看2019年霍进萍《南宁和岑溪粤语语气词比较研究》,其主要着重比较研究,不涉及语气词的规范化。另外在1998年南宁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的《南宁市志·文化卷》P633中记录了很多语气词,同样也未规范化。笔者根据已有资料对这两份资料提到的语气词进行以下补充规范和修正,方便后来研究者表达和使用(具体细致的用法可以参考原资料):

【1998年的资料】

叹词

  • 哎aai1[aːi˥]、哎ai1[ɐi˥]、吔jak1[jɐk̚˥]、啊aa1[aː˥]、啊aa2[aː˧˥](或「嗄」字)、哈haa1[haː˥]、呀jaa1[jaː˥](或「吔」字)、哟jo4[jɔː˨˩]、哟jo1[jɔː˥](或「唷」字)——表示惊讶的感叹。
  • 唉aai4[aːi˨˩](或「欸」字)、唉ai4[ɐi˨˩](或「欸」字)、呀jaa4[jaː˨˩](或「吔」字)、啊aa4[aː˨˩]——表示遗憾、惋惜的感叹。
  • 哈haa2[haː˧˥](或「嗄、吓」字)、喂wai2[wɐi˧˥]——表示询问的感叹。
  • 哎ui2[uːi˧˥]、嘿hai1[hɐi˥]、喂wai1[wɐi˥]——旨在引起听话人注意的感叹。
  • 哦o4[ɔː˨˩]、哦o2[ɔː˧˥]、哎ai2[ɐi˧˥]——表示顿然醒悟的感叹。
  • 呢ne4[nɛː˨˩]、呢ne2[nɛː˧˥]——表示带指示性的叹词,同普通话的「诺」。
  • 呢ne2[nɛː˧˥]——带否定的叹词,如:呢,我冇去。
  • 哎ui2[uːi˧˥]、哟jo2[jɔː˧˥]——表示不满的感叹。

助词

  • 啊aa1[aː˥]——表示征询语气、带不相信的意义。
  • 啊aa2[aː˧˥]、㖞wo3[wɔː˧]、㖞wo2[wɔː˧˥](或读wo5[wɔː˨˦])——表示叮嘱的语句。
  • 嘛maa2[maː˧˥]、啦laa1[laː˥]、哇waa4[waː˨˩]、么mo2[mɔː˧˥]、呵ho3[hɔː˧]、呵ho2[hɔː˧˥]——表示询问的语气。
  • 嘛maa3[maː˧]、呀jaa4[jaː˨˩](或「吔」字)、呢ne1[nɛː˥]——表示承接的语气。
  • 啊aa4[aː˨˩]、啊aa3[aː˧]、嘛maa4[maː˨˩]、呢ne4[nɛː˨˩]、𠹁we6[wɛː˨]、喂wai2[wɐi˧˥]——表示应允、祈求的语气。
  • 啊[ə˧˥](或读a2[ɐ˧˥])、嘞[lə˧](或读la3[lɐ˧])、攞lo2[lɔː˧˥](或「啰」字)、嗮slaai3[ɬaːi˧](或「哂」字)——表示已然的时态。

笔者注:

1.哎ui2[uːi˧˥]哟jo2[jɔː˧˥]、哦u3[uː˧]呵hu3[huː˧]是两个比较常用的语气词,前者表示惊奇后者表示无奈或嘲讽,哎ui2[uːi˧˥]哟jo2[jɔː˧˥]还有哎ui2[uːi˧˥]唷ju2[juː˧˥]的变体,若是发音为哎ui2[uːi˧˥]唷ju6[juː˨]则表示不情愿。

2.喂wai2[wɐi˧˥]用于句首表示打招呼或引起注意,用于句末表示祈使语气。

3.其中「嗮、嘞、攞」不是单纯的句末语气词,用于动词后则是完成体标记,相当于广州的「咗」。表示过去完成时「嘞/啊」的语音变化可能为:喇laa3[laː˧]->嘞la3[lɐ˧/lə˧]或喇laa3[laː˧]->啊aa3[a˧]->啊a3[ɐ˧/ə˧]->啊[ɐ˧˥/ə˧˥],发生语音弱化。表示完成时「攞」的语音有时会弱化为「左」。关于完成体标记的研究比较复杂,可以参看2014年林亦《广西粤方言的完成体和已然体标记》、2014年伍和忠《广西粤方言“完成体”的表达形式》、2014年王桂亮《汉语方言完成体标记比较研究》、2018年覃东生、覃凤余《广西汉、壮语方言的方式助词和取舍助词》和2019年郭必之《语言接触视角下的南宁粤语语法》附录二[粤语方言三个全称量词的来源和语法化]。

4.有一些可重叠使用,例如:嗮呢slaai3 ne1[ɬaːi˧ nɛː˥](了呢)、嘞𠹁la3 we6[lɐ˧ wɛː˨]->[lə˧ wɛː˨](呢)等。

【2019年的资料】

原硕士论文记音并不成熟,且受发音不准确的年轻人的影响过多,本段笔者对其记录大致作了修正并且加上附注。

陈述句语气词

嘅[kɛ33]、哦[ɔ33]、喎[wɔ33]、啰[lɔ22]、呢[nɛ21]、呢[nɛ35]、 哇[wa33]、啊[a55]、啊[a33]、啦[la55]、㗎[ka33](原文作「噶」字)、 𠹁[wɛ22](原文有音无字)、啫[tʃɛ35]、噃[pɔ33](原文作「啵」字)、啊𠹁[a33 wɛ22](原文有音无字)、啊嘛[ɛ24 ma33](原文有音无字)、嘅啫[kɛ33 tʃɛ35]、嘅呢[kɛ33 nɛ35](原文作「嗫」字,误作[nɛ24])、哦呢[ɔ33 nɛ21]、嘅啰[kɛ33 lɔ22]。

笔者注:

1.啊嘛[ɛ24 ma33]其实为啊嘛[a33 ma33]的弱化,原文有音无字,有时也会弱化为啊嘛[ɐ33 ma33]->啊嘛[ə33 ma33]。

2.嘅呢[kɛ33 nɛ35]应为嘅呢[kɛ33 nɛ55]的变调。

3.原文「嗫」字注音为[niɛ24],此处改为「呢」字,注音[nɛ35]。

4.嘅啰[kɛ33 lɔ22]用法存疑,陈述句中一般应该用嘅㖞[kɛ33 wɔ33],有时也会弱化为嘅㖞[ɐ33 wɔ33]->嘅㖞[ə33 wɔ33]。

疑问句语气词

嘅[kɛ21]、 嘅/欸[ɛ35](原文有音无字)、哦[ɔ33]、啊[a55]、啦[la55]、哇[wa21]、喎[wɔ33]、啩[kwa33](原文误作[kwa55])、嗻/啫[tʃɛk5](原文误作[tʃɛk21])、嘛[ma35]、咩[mɛ35](原文误作[mɛ24])、呢[nɛ21](原文作「嗫」字)、咧[lɛ21]、呢[nɛ55]、嘅啊[kɛ33 a55](原文误作[kɛ33 a35])、嘅呢[kɛ33 nɛ55]、哦呢[ɔ33 nɛ55]、嘅啦[kɛ33 la55](原文误作[kɛ35 la33])、嘅啰[kɛ33 lɔ21]。

笔者注:

1.嘅[ɛ35]其实为嘅[kɛ35]的弱化,原文有音无字,如果用于句首则表示提请注意,应用「欸」字。

2.咩[mɛ55-35]放句末南宁同广州一样应该用于反问句,但是极少使用,但论文中的例句有时则表示一般疑问句,这点应是论文中的年轻发音人受港剧或广州话语法的影响而导致的错误移用,而老南宁是绝不可能在句末用「咩」的,「咩」并不是南宁的句末语气词。

3.嘅啊[kɛ33 a55]有时弱化为嘅啊[ɛ33 a55],嘅啦[kɛ33 la55]同理;嘅呢[kɛ33 nɛ55]同理有时弱化为嘅呢[ɛ33 nɛ55],或弱化为嘅呢[ɐ33 nɛ55]—>嘅呢[ə33 nɛ55],哦呢[ɔ33 nɛ55]同理。

4.原文「嗫」字注音为[niɛ21],此处改为「呢」字,注音[nɛ21]。

5.嘅啰[kɛ33 lɔ21]用法有问题,疑问句中一般应该单用嘅[kɛ35]或啰[lɔ35]/[lɔ21],有时也会弱化为嘅[ɛ35]或㖞[wɔ35]。

祈使句语气词

啊[33](原文误作[a55])、哦[ɔ33]、啦[la55]、喂[wɐi35]、啰[lɔ33]、 啊啦[a33 la33](原文误作[a55 la33])、啊喂[a33 wɐi35](原文误作[a55 la33])、啰喂[lɔ33 wɐi35]。

笔者注:

1.原文「喂」注音误为[wɛi35],此处改正为[wɐi35]。

2.原文例句用啦[la55],但其实经常会变调为啦[la55-33]。

3.啰喂[lɔ33 wɐi35]经常会弱化为嘞喂[la33 wɐi35]->嘞喂[lɐ33 wɐi35]->嘞喂[lə33 wɐi35]。

感叹句语气词

啊[a33]、哦[ɔ33]、呢[nɛ55]、哇[wa33]、啰[lɔ33]、喎[wɔ33]、喏[nɔ24](原文作「哝」字)、嚟啊[lɐi21 a33](原文误作[lɐi35 a33])、哇啊[wa33 a5]、咩[mɛ55]。

笔者注:

1.啊[a33]经常会弱化为啊[ɐ33]->啊[ə33]。

2.「喏」是不会用作南宁的句末语气词的,此处应是原论文中的年轻发音人受普通话影响,「喏」并不是南宁的句末语气词。

3.论文中「咩」用于感叹句句末是一些年轻人的用法,受港剧或广州话语法的影响而导致的错误移用,老南宁的任何句末语气词都不会用「咩」,最多使用的句末语气词为「啊」。

参考资料:

1998年南宁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南宁市志·文化卷》P633-634.

林亦.广西粤方言的完成体和已然体标记.出自卢小群,李蓝主编;韩琳,杨吉春副主编《汉语方言时体问题新探索》,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4年,pp.157-166.

伍和忠.广西粤方言“完成体”的表达形式.《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11-25.

王桂亮.汉语方言完成体标记比较研究.华中师范大学博士论文.2014-05-01.

覃东生; 覃凤余.广西汉、壮语方言的方式助词和取舍助词.《中国语文》.2018-09-10.

2019年郭必之《语言接触视角下的南宁粤语语法》.中华书局出版.2019-10.

霍进萍.南宁和岑溪粤语语气词比较研究.广西民族大学硕士论文.2019-05-01.

动词、形容词的附加成分

1998年南宁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的《南宁市志·文化卷》P634-635记录了南宁白话很多的摹声、摹态叠音后缀词,关于加缀形式更细致的描述和研究还可以参看2008年林亦、覃凤余《广西南宁白话研究》的第五章第2节和2019年郭必之《语言接触视角下的南宁粤语语法》第三章[语言接触与南宁粤语的状貌词]。本段笔者是对1998年资料有音无字的词缀作出用字统一的规范,方便后来研究者表达和使用:

动词后缀

食喳喳 sik6 zaa4 zaa4[ʃek̚ t͡ʃaː˨˩ t͡ʃaː˨˩]——拼命地吃,吃的场面很大。

咬㗱㗱 ngeu5 zap6 zap6[ŋɛːu˨˦ t͡ʃɐp̚˨ t͡ʃɐp̚˨]——咂着嘴啃。

咬硞硞 ngeu5 kuk1 kuk1[ŋɛːu˨˦ kʰʊk̚˥ kʰʊk̚˥]——咬硬东西貌。

拍卟卟 paak3 bap6 bap6[pʰaːk̚˧ pɐp̚˨ pɐp̚˨]——「卟卟」地拍。

打噌噌 daa2 zang4 zang4[taː˧˥ t͡ʃɐŋ˨˩ t͡ʃɐŋ˨˩]——纷纷乱打之貌。

吆喳喳 eu1 jaa1 jaa1[ɛːu˥ jaː˥ jaː˥]——乱嚷嚷。(或写作「吆呀呀、吆吔吔」)

吆呱呱 eu1 gwe4 gwe4[ɛːu˥ kʷɛː˨˩ kʷɛː˨˩]——叫喳喳。(或写作「吆𠺌𠺌」)

吆喳喳 eu1 zaa4 zaa4[ɛːu˥ t͡ʃaː˨˩ t͡ʃaː˨˩]——纷乱地叫。

吆哟哟 eu1 jo1 jo1[ɛːu˥ jɔː˥ jɔː˥]——「哟哟」地叫。

吆呱呱 eu1 gwaa4 gwaa4[ɛːu˥ kʷaː˨˩ kʷaː˨˩]——乱叫喊。

吆聒聒 eu1 gwet1 gwet1[ɛːu˥ kʷɛːt̚˥ kʷɛːt̚˥]——尖叫。

笑嗟嗟 sliu3 ze4 ze4[ɬiːu˧ t͡ʃɛː˨˩ t͡ʃɛː˨˩]——笑嘻嘻。

笑砳砳 sliu3 kok1 kok1[ɬiːu˧ kʰɔːk̚˥ kʰɔːk̚˥]——笑哈哈。

笑吟吟 sliu3 jam1 jam1[ɬiːu˧ jɐm˥ jɐm˥]——笑咪咪。(应是「吟」的变调)

哭呀呀 huk1 ngaa1 ngaa1[hʊk̚˥ ŋaː˥ ŋaː˥]——大声哭。

哭霅霅 huk1 slap6 slap6[hʊk̚˥ ɬɐp̚˨ ɬɐp̚˨]——小声哭。

哭呀呀 huk1 nge1 nge1[hʊk̚˥ ŋɛː˥ ŋɛː˥]——小孩子哭。

坐坺潵 co5 paat6 slaat6[t͡ʃʰɔː˨˦ pʰaːt̚˨ ɬaːt̚˨]——象一滩泥似地坐着。(或写作「坐跋躠」)

睡坺潵 sui6 paat6 slaat6[ʃuːi˨ pʰaːt̚˨ ɬaːt̚˨]——睡像极难看地睡着。(或写作「睡跋躠」)

睡迾迾 sui6 laat6 laat6[ʃuːi˨ laːt̚˨ laːt̚˨]——成排地躺下。(或写作「睡列列」)

走趖趖 zau2 zo4 zo4[t͡ʃɐu˧˥ t͡ʃɔː˨˩ t͡ʃɔː˨˩]——许多人急走。

趯喳喳 dek3 zaa4 zaa4[tɛːk̚˧ t͡ʃaː˨˩ t͡ʃaː˨˩]——纷乱地四处跑。

行趿趿 haang4 slap6 slap6[haːŋ˨˩ ɬɐp̚˨ ɬɐp̚˨]——溜溜哒哒地走。(或写作「行靸靸」)

拖趿趿 to1 slap6 slap6[tʰɔː˥ ɬɐp̚˨ ɬɐp̚˨]——不利索的拖走。(或写作「拖靸靸」)

徛戆戆 ki5 ngang6 ngang6[kʰiː˨˦ ŋɐŋ˨ ŋɐŋ˨]——直直地站着。

跌䂵緪 dit3 gung4 gang4[tiːt̚˧ kʊŋ˨˩ kɐŋ˨˩]——「卟通」地倒下。(或写作「跌䂵縆」)

𠳺娑娑 lan3 slo4 slo4[lɐn˧ ɬɔː˨˩ ɬɔː˨˩]——纷纷落下貌。

崩趖趖 bang1 zo4 zo4[pɐŋ˥ t͡ʃɔː˨˩ t͡ʃɔː˨˩]——房屋纷纷倒塌貌。

吊侬儾 diu3 nuŋ33 naang3[tiːu˧ nʊŋ˧ naːŋ˧]——吊在半中腰貌。(或写作「吊鬞鬤」)

拜喋喋 baai3 slap6 slap6[paːi˧ ɬɐp̚˨ ɬɐp̚˨]——虔诚地拜。

补充:

䂵䂵声 gung4 gung4 seng1[kʊŋ˨˩ kʊŋ˨˩ ʃɛːŋ˥]——轰轰响。

响䂵䂵 hoeng2 kung1 kung1[hœːŋ˧˥ kʰʊŋ˥ kʰʊŋ˥]——咚咚响。

滚趖趖 gwan2 zo4 zo4[kʷɐn˧˥ t͡ʃɔː˨˩ t͡ʃɔː˨˩]——热闹貌。

滚趖趖 gwan2 so4 so4[kʷɐn˧˥ ʃɔː˨˩ ʃɔː˨˩]——水沸腾声。

流嗲嗲 lau4 de4 de4[lɐu˨˩ tɛː˨˩ tɛː˨˩]——滴沥貌。

流咑咑 lau4 daa4 daa4[lɐu˨˩ taː˨˩ taː˨˩]——水哗哗地流。

跳𬴃𬴃 tiu3 fak6 fak6[tʰiːu˧ fɐk̚˨ fɐk̚˨]——跳动貌。

吊儾儾 diu3 naang3 naang3[tiːu˧ naːŋ˧ naːŋ˧]——吊貌。

形容词后缀

红艳艳 hung4 jem1 jem1[hʊŋ˥ jɛːm˥ jɛːm˥]——红艳艳。

红咚咚 hung4 dung1 dung1[hʊŋ˨˩ tʊŋ˥ tʊŋ˥]——红彤彤。

红叮叮 hung4 ding1 ding1[hʊŋ˨˩ teŋ˥ teŋ˥]——血红血红的。

黄黚黚 wong4 gam4 gam4[wɔːŋ˨˩ kɐm˨˩ kɐm˨˩]——暗黄。

黄锃锃 wong4 saang3 saang3[wɔːŋ˨˩ ʃaːŋ˧ ʃaːŋ˧]——黄灿灿。

黄𫄪𫄪 wong4 song3 song3[wɔːŋ˨˩ ʃɔːŋ˧ ʃɔːŋ˧]——金黄色。

黄黚黚 wong4 gem4 gem4[wɔːŋ˨˩ kɛːm˨˩ kɛːm˨˩]——一般的黄。

绿嗷嗷 luk6 ngaau3 ngaau3[lʊk̚˨ ŋaːu˧ ŋaːu˧]——绿油油。

青啤啤 ceng1 bi1 bi1[t͡ʃʰɛːŋ˥ piː˥ piː˥]——青得很。

青嗷嗷 ceng1 ngaau3 ngaau3[t͡ʃʰɛːŋ˥ ŋaːu˧ ŋaːu˧]——青得发亮。

黑嘛嘛 hak1 maa1 maa1[hɐk̚˥ maː˥ maː˥]——很黑。

白𡁶𡁶 baak6 zet6 zet6[paːk̚˨ t͡ʃɛːt̚˨ t͡ʃɛːt̚˨]——惨白惨白的。

白宿宿 baak6 sluk1 sluk1[paːk̚˨ ɬʊk̚˥ ɬʊk̚˥]——雪白。

矮黕黕 ai2 dam2 dam2[ɐi˧˥ tɐm˧˥ tɐm˧˥]——很矮。

矮𦛠𦛠 ai2 net1 net1[ɐi˧˥ nɛːt̚˥ nɛːt̚˥]——矮得可怜。

高㗂㗂 gu1 slang4 slang4[kuː˥ ɬɐŋ˨˩ ɬɐŋ˨˩]——很高。

高嫋嫋 gu1 neu4 neu4[kuː˥ nɛːu˨˩ nɛːu˨˩]——高得很单薄。(或写作「高袅袅、高仦仦」)

肥腯腯 fi4 tan4 tan4[fiː˨˩ tʰɐn˨˩ tʰɐn˨˩]——肥得很累赘。

肥臑臑 fi4 no1 no1[fiː˨˩ nɔː˥ nɔː˥]——胖乎乎。

瘦蜢躿 sau3 meng2 keng2[ʃɐu˧ mɛːŋ˧˥ kʰɛːŋ˧˥]——瘦得很难看。

瘦掹铿 sau3 mang1 kang1[ʃɐu˧ mɐŋ˥ kʰɐŋ˥]——很瘦。(或写作「瘦擝铿、瘦蜢躿、瘦绷铿」)

瘦蜢躿 sau3 mang1 kang1[ʃɐu˧ mɐŋ˥ kʰɐŋ˥]——很瘦。(或写作「瘦掹铿、瘦擝铿、瘦绷铿」)

瘦𤹍𤹍 sau3 nang1 nang1[ʃɐu˧ nɐŋ˥ nɐŋ˥]——瘦得可怜。

奀丁丁 ngan1 ding1 ding1[ŋɐn˥ teŋ˥ teŋ˥]——瘦弱到了极点。

痴戆戆 ci1 ngang1 ngang1[t͡ʃʰiː˥ ŋɐŋ˥ ŋɐŋ˥]——疯疯癫癫的样子。(古壮字有「⿰呆艮」)

傻戆戆 slo4 ngang1 ngang1[ɬɔː˨˩ ŋɐŋ˥ ŋɐŋ˥]——傻乎乎。

聋嘭嘭 lung4 baang1 baang1[lʊŋ˨˩ paːŋ˥ paːŋ˥]——聋得什么也听不见。(或写作「聋乓乓」)

盲寻寻 maang4 slam4 slam4[maːŋ˨˩ ɬɐm˨˩ ɬɐm˨˩]——盲目乱来。(古壮字有「⿰笨審」,但本字为「寻」,参见余瑾《广西平话研究》P266)

哑𠸂𠸂 aa2 dat6 dat6[aː˧˥ tɐt̚˨ tɐt̚˨]——哑口无言、无话可说。

跛趿趿 bai1 slap6 slap6[pɐi˥ ɬɐp̚˨ ɬɐp̚˨]——瘸得很。(或写作「跛靸靸」)

干翘翘 gon1 keu1 keu1[kɔːn˥ kʰɛːu˥ kʰɛːu˥]——干燥得很。

干擘擘 gon1 maak3 maak3[kɔːn˥ maːk̚˧ maːk̚˧]——干得没有一点光泽。

湿霅霅 sap1 slap6 slap6[ʃɐp̚˥ ɬɐp̚˨ ɬɐp̚˨]——湿淋淋的。

粈𪙛𪙛 neu1 nak6 nak6[nɛːu˥ nɐk̚˨ nɐk̚˨]——粘得很。

热坺坺 jit6 baat6 baat6[jiːt̚˨ paːt̚˨ paːt̚˨]——热得很。

补充:

烟嗷嗷 jin1 ngaau3 ngaau3[jiːn˥ ŋaːu˧ ŋaːu˧]——烟尘滚滚。

毛㗂㗂 mu4 slang4 slang4[muː˨˩ ɬɐŋ˨˩ ɬɐŋ˨˩]——毛茸茸。

懵䒏䒏 mung2 slang4 slang4[mʊŋ˧˥ ɬɐŋ˨˩ ɬɐŋ˨˩]——糊糊涂涂。

戆居居 ngong3 gyu1 gyu1[ŋɔːŋ˧ kyː˥ kyː˥]——笨头笨脑。(「戆」南宁读阴去,不同于广州的阳去)

软䯾䯾 jyun5 deu4 deu4[jyːn˨˦ tɛːu˨˩ tɛːu˨˩]——极柔软。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