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解答(狸猫的 Q and A)

本册子笔者对一些常见的问题作一些问答(Q and A)。

1.Q:能说下你建立小册子和狸猫辞典的逻辑吗?

A:首先,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南宁话的拼音方案,我发现有个东西叫粤拼,可以拿来用,就先后改编了白话和平话的拼音,当然民间至学术界有很多种拼音方案,但都是轮子,不重要。有拼音方案那我想知道一个字怎么读怎么办,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南宁话的字典,我发现有个东西叫同音字汇,可以当作简易的字典,那就抄吧,抄了一份后发现了两个大问题,一是有音无字的词怎么办,总不能永远空下去吧,二是不在同音字汇中的常用字和生僻字怎么办。第一个问题难办,但是不要紧,有些明显已经考证过的就补上,对错不重要,是否底层不重要,这些谁借谁基本是玄学了,我甚至用过英语补上空,随着版本更新逐渐逼近本字,后来连英语补空的位置都更新了,实在没有的就空着,第二个问题好办,本着不重复造轮子的原则,抄一份同音字汇不够那就多抄几份呗,总会有些常用字这份没有那份有的,但是又延伸了新的两个问题,一是同一个字不同资料标不同音该怎么读,二是生僻字还是没能处理怎么读,这两个问题都涉及审音了,看吧,不是我想审音,这个问题自己就跑来了,没办法,学术界没审过音,只能我审了。资料有的但是标不同音的好审音,但是资料没有的生僻字的读音怎么审,那是人工一个个审音呢还是用中古音直接推导呢,我选人工,中古音直接推导只是理论音不太符合现实,而且可以用数据库完成,这样就分出了人工审音和理论音,在抄写和审音的过程中对很多问题有了体会记录下来就形成了这份小册子,比如发现的许多不规则音变就记录在了第二章第二节,为了对比多份资料、人工审音和理论音的区别我很早前就作了一份mdx-mdd材料使其适用GoldenDict,但后来资料越来越多就干脆制作了一个狸猫辞典来方便查询,这就是这两份东西的由来。

2.Q:字典里面有理论音推导和有音无字的补充,能说下思路吗?

A:现在的方言文献给出的推导规律实际上非常粗略,真正要拿来推导会遇到很多实际问题,需要通过个人经验解决。举个简单的例子:效咸山摄二等字元音高化读[-ɛ-],作为白读,文读为[-a-],如果真要把《广韵》、《集韵》里的这些字全都推导为[-ɛ-],对于母语人来说有些字是不可接受的,例如「效孝校(校对)」等,并不是全部都高化,而且不同方言区高化的例字会有区别,但全部都按照文读是可接受的,说明高化是一种不平衡的演变,那在实际推导中只能推为文读音;又比如:溪母字的演变,主流是接开口变[h-],接合口变[f-],但实际上有很多不规则演变,推导的时候只能靠经验补上一些经验规律。关于有音无字的词,在查文献时涉及四种语言:(A)南宁白话(B)南宁平话(C)壮语(D)广州话,有些词(ABC)有,(D)无,可能是来源(C),例如「⿰車奔(旋轉)、⿰令衮(打滚)、𦼔(蔫)、⿰抖申(发抖)」等,也可能不来源(C)而是来源(B),例如「䊦(糍粑)、逸(跃过)、摸(掏)」,有些是(ABD)有,(C)无,来源(C)的可能性小,例如「忔ngat1/nget1失sat1/set1(吝啬,很多粤方言都有)、眲(骗,亭子平话的上阴入来源白话)」等,有些(ABCD)皆有,说不清谁借谁,例如「痕(痒)、拌/𢲔/⿰扌办(摔打)、𠺘(漱)」等。目前未见有论文仔细比对过这类口语词在各语言的分布,现有的文献对这类研究还很粗略,只能靠经验分析补上字(或称符号),在版本更新中通过比对这些字(或称符号)逐步逼近本字。

3.Q:能谈谈你审音的基本原则吗?

A:1) 尽量不与大多数本地人的实际口语音相违背;2) 尽量不与大多数文献记载的读音相违背;3) 尽量不与中古音和分韵撮要相违背;4) 尽量白话和平话的对应规律不相违背;5) 尽量不与广府片(特别是广州话)和其他邕浔片粤语相违背;6) 尽量实用易用易懂且完整。有些特殊的分合情况,例如「乐」字,一般调查字表只会有「快乐、音乐」两词,古语词「仁者乐山」之类是空缺的,这类审音时会依据规律补上,但是常用词如果已经合并,例如「胜利;胜任」、「往复;恢复」、「赠与;参与」、「跟从;从容」、「遗失;遗赠」等,则审音按照实际音合并。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