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白话拼音方案

南宁白话语音

列表

参考资料:

《广西通志(汉语方言志)》第一篇 第一章。

南宁白话拼音方案

南宁白话属于汉藏语系汉语族粤语支的邕浔片,同时也是邕浔粤语的典型代表,1985年杨焕典《广西的汉语方言(稿)》将南宁白话划分为邕浔片,1991年余霭芹《粤语方言分区问题初探》将南宁白话划分为广府片,2002年侯精一《现代汉语方言概论》将南宁白话划分为桂南片,其来源于《中国大百科全书·语言文字卷》中粤方言条目及詹伯慧《汉语方言及方言调查》第三章粤方言一节,2007年谢建猷《广西汉语方言研究》对两广统一考虑将南宁白话划为高阳片,2009年国际会议上发表且2015年《中国方言学报》收录的谢建猷和张宗的文章《人工统计与计算机计量对广西汉语方言分区结果对比》对2007年书中的分区用计算机统计再次进行了研究给出了同一结果。此外,2007年刘村汉《广西粤语的分片》、 2007年谢建猷《广西粤语刍论》、2007年伍魏《粤语》也对广西粤方言的分片做过研究。但这些旧分区方式都有一些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目前最新的研究成果是在2016年林亦《广西的粤方言》中将南宁白话划为沿江白话片,广西粤语区分为两个层次四个方言片,即沿江白话片、勾漏片、钦廉片、桂南平话片。勾漏片、钦廉片、桂南平话片属广西粤方言的第一层次,沿江白话片为第二层次。到了2020年唐七元《广西汉语方言概要》第二章第1节中沿袭了2016年的这一分法,但稍有改进,关于广西粤语区的划分问题具体可参阅前述原书和论文,为了讨论方便,使用旧分区的邕浔片概念亦可。

从历史来源看南宁白话是明清时期以来由广东移民入桂经商、从政逐渐形成的(全广西的所有汉语方言相对于少数民族语言来说基本都是移民形成,只是移民时间上有早晚的层次,而广西粤语较新的研究按入桂早晚粗略分两个层次,再下分四个方言片,参阅前述资料),南宁白话相比广州话的主要区别是多出一个边擦音,其几乎来源于中古汉语的心母,现今保持着心审相分,[i]韵、[u]韵和[y]韵不裂化的格局,以及有效咸山摄二等字主元音高化的现象。南宁白话有新老派之分,新派口音更接近广州话,而老派口音有分韵音系的师韵和津韵,在止开三的支脂之三韵中区分精与知庄章,南宁白话保留了许多早期广府粤语的特点。

南宁白话的音系中声母共21个,韵母共54个,声调共9个。根据香港语言学会的粤语拼音方案稍加改编即可得到南宁白话的拼音方案,制定拼音方案的过程中也得到了许多网友的帮助。笔者原先舌尖音[ts tsʰ s]与舌尖前不圆唇元音[ɿ]相拼时参考台湾通用拼音设置为zih、cih、sih,经过讨论后改成了吴语拼音式的zy、cy、sy。

为了方便初学者学习,简化版的拼音方案可以参见这里

一些说明

1.青年人的口语出现了阳去并入阳平的现象,例如表示强烈的赞叹的「劲」字本读ging6[keŋ˨],但是大多数年轻人读成ging4[keŋ˨˩],例如:亚场球打得好劲ging6[keŋ˨]啊,亚部电影真係劲ging6[keŋ˨]啊,青年人会把「劲」ging6[keŋ˨]读成「劲」ging4[keŋ˨˩],以至于许多人不知是「劲」字。同样地还有「流」lau4[lɐu˨˩]、「陋」lau6[lɐu˨]不分,「流嘢」常写错作「陋嘢」。

2.从细致的语音分析上说,广州话白读也会有eu[ɛːu]韵,例如「掉」deu6[tɛːu˨],南宁白话的eu[ɛːu]韵与广州的eu[ɛːu]韵相比带有一个流音[ʲ],严格标注应是[ʲɛːu],偏向[iɛːu],现代广州话的eu[ɛːu]韵不带这一流音,但在一些旧的广州说书或戏曲中可以听到这一流音;同样严格来说,南宁白话的零声母并非完全的零声母,听感上喉塞音[ʔ]成分更强,而广州话的零声母也并非是完全的零声母,稍微偏向轻微带些鼻音ng[ŋ],在音位变体上不区分词义,所以拼音上都记为零声母。

3.有些拼音方案无法反映的细致语音特点,例如指示代词,近指「亚aa3[aː˧]啲」,在许多老人的传统口语中是「阿[ə˧]啲」,这一央元音是喉部最为放松时的发音,实际发音中最为自然,并非「啊、阿、亚」这些字所能指示的读音。拼音以及宽式的国际音标只是记录南宁白话的音位,无法严格标音,比如「能」nang4[nɐŋ˨˩]的主元音在实际口语中更偏央偏上,较接近[nʌŋ˨˩],作为[nɐŋ˨˩]的音位变体是没有太大区别的,同样[ʊŋ]与[oŋ](或[owŋ]),[eŋ]与[ɪŋ](或[ejŋ])也可以看作音位变体。

4.南宁白话的阳平调和阳上调不同文献有不同标法,例如阳平有21[˨˩]和11[˩˩]两种标法,阳上有24[˨˦]与13[˩˧]等标法,在2015年罗婷《南宁白话单字调实验语音研究》的论文中通过实验语音学给出阳平应是21[˨˩],阳上应是24[˨˦],新派口音阳平接近[31],阳去接近[21]。2007年石少伟《〈现代汉语方言音库〉单字调实验研究》中给出南宁白话单字调的T值为55、31、35、34、44、32、5、4、32(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中入、阳入)。

5.南宁白话老派有两套塞擦音、擦音[tʃ tʃʰ ʃ]和[ts tsʰ s]对立,[ts tsʰ s]只出现在舌尖前元音[ɿ]前,但新派两者已经合流,合流后一般记作舌叶音[tʃ tʃʰ ʃ],也有文献记作舌尖音[ts tsʰ s]。1984年梁振仕《桂南粤语说略》中记录的南宁音系为舌面音[ʨ ʨʰ ɕ]与舌尖音[ts tsʰ s]对立,1984年王庚年《广西粤语区的俄语语音教学》(其参考1960年油印本的《广西汉语方言概要》)中记录的南宁音系为舌叶音[tʃ tʃʰ ʃ]与舌尖音[ts tsʰ s]对立。一般来说,早期的材料记录较为粗糙,有不准确的地方。

6.新派口音站在2018年的角度看已算中派,通俗地说相对于学者林亦他们这辈才分新老派,多数为中老年人的口音,青年人的口音难以达到新派的水准。近代的新老派可以以改革开放前后为一个分界点(1976年,即20世纪70年代左右为分界点),参看第二章2.2节韵母止摄开口三等精组字的讨论。值得指出的是,这里的新老派与推普无任何关系,是由其内部演变形成的,因为在1990年前后新老派的区别就已经形成,当时的大多数中老年街上人就已经使用新派音(有点像广州西关音与城内音的关系),与改革开放前后城市移民的层次有关,第一批城市移民与第二批城市移民使用共通语时在一部分地方产生差异而形成的新老派差别,推普的影响指的是会说与否的区别或说得标准与否的区别,这些都与新老派无关,都是80-90年代后来的事。

7.实际音值上,臻摄合口字几乎都会带较弱的合口介音[-u-],例如「春」字[t͡ʃʰuɐn˥],这点在大部分文献中都未反映。少部分调查资料如2018年硕士论文滕祖爱《南宁市与桂平市粤方言比较研究》隐约发现过这点,但是这篇调查论文正误混杂,难以进一步研究。事实上,不少中老年人口音中会带此合口介音,该合口介音严格来标应该是[tʃʷ tʃʷʰ ʃʷ]或[tʃᶹ tʃᶹʰ ʃᶹ]。(本书作者leimaau补充注记)

8.具体音值上:[ɬ]为清齿龈边擦音,也有人读齿间清擦音[θ];[œ]的实际音值舌位在[œ]和[ø]之间;[ɛːu]的实际读音是[ɛⁱu],即[ɛ]和[u]之间有一个流音[i],参见2017年《南宁市城北区志》。而/kʷ/ /kʷʰ/ /w/ 更接近 [kᶹ] [kᶹʰ] [ʋ],参见1984年王庚年《广西粤语区的俄语语音教学》,其中提到南宁/w/的实际音值为唇齿半元音[ʋ]。

9.一种旧的方言分区法为「方言─次方言─土语」三级分法,《中国语言地图集(第二版)》已经抛弃了这种分法,而是用「点─小片─片─区─大区」的五个层次划分法。

南宁白话音系特点

声母特点

1.古微母字今与广州话一样读[m]声母。

2.古並定从邪澄崇群等全浊声母字今读塞音、塞擦音时,声调是阳平、阳上的字送气,声调是阳去、阳入的字不送气,情形与广州话大致相同。

3.有[ɬ]声母,其主要来源于古心母(止摄开口三等有个别例外),部分邪母,生母及个别船母字。广州话没有这个声母,南宁白话读[ɬ]声母的字广州话一律读[s]。

4.有喉塞音[ʔ]声母,喉塞成分较广州话强烈,但是大多处理为零声母。

韵母特点

1.遇摄模韵部分字南宁读[u],广州读[ou]。鱼、虞韵部分字,今南宁读[y],广州读[ɵy]。

2.止摄开口三等精组字今读[ɿ]韵母(死[ɬiː˧˥]、四[ɬiː˧]例外),广州话没有[ɿ]韵母,南宁白话读[ɿ]的字广州话一律读[i],新派南宁白话也读[i]。

3.古豪韵和模韵(疑母字除外)今韵母读音相同。

4.古效咸山三摄的开口二等字和山摄合口二等字今韵母的主要元音是[ɛ],因此南宁白话有一系列以[ɛ]为主要元音的韵母,如[ɛ ɛu ɛm ɛn ɛŋ ɛp ɛt ɛk]。广州话只有[ɛŋ ɛk],在南宁新派口音里[a]和[ɛ]有时自由变读,有时因义有别,两者构成文白异读。

5.部分梗摄开口三四等字今有[ɛŋ]和[eŋ]两个读音,构成文白异读,与广州话相同。

声调特点

1.南宁白话有九个单字调。平上去三调依古声母的清浊各分为阴阳二类,入声有上阴入、下阴入和阳入之分。古深臻曾梗(开口二等除外)通等五摄古入声清声母字今读上阴入;古咸山宕江梗(开口二等)摄古入声清声母字今读下阴入;古浊声母字都读阳入。

2.古上声浊声母字今一部分归入阳去,部分字保留两读,构成文白异读。

新老派差异

1.老派有两套塞擦音,但只在止摄开口字有别。精组一般读[ts tsʰ s/ɬ],韵母为[ɿ],照系读[tʃ tʃʰ ʃ/ɬ],韵母为[i],新派合流为[tʃ tʃʰ ʃ/ɬ],没有[ɿ]韵母。

2.老派臻摄合口三等舌齿音读[yn],与一等合口混并,与开口有别。甚至开口三等「津信讯麟鳞燐磷栗」也读[yn]。新派臻摄合口三等则读如开口(唇牙音声母除外),与合口一等不混。

3.老派阳平与阳去不混,新派开始发生混淆。

与广州话对比

1.中古心母字及少数生母字,南宁白话老派读边擦音[ɬ-],新派与[ʃ]自由变读,广州话没有[ɬ-]声母。

2.中古效、咸、山等摄开口二等字,南宁白话文读为[-a-],白读为[-ɛ-],广州话罕见,基本全读为[-a-]。

3.中古遇摄三等字,南宁白话读[y],广州话除在[j-]声母后读[y]外,其余多读复元音[ɵy](庄组字与广州话同读[ɔ])。

4.中古止摄开口三等字,南宁白话读[i],广州话除齿音外,多读[ei]。

5.中古豪韵与模韵南宁白话归并读[u],广州话则复化读[ou]。

6.中古臻摄三等开合口字广州话有别,读[ɵn/ɵt̚]和[ɐn/ɐt̚],南宁话老派尚能分,新派已混同,都读[ɐn/ɐt̚],例外是:七[t͡ʃʰɐt˥]≠出[t͡ʃʰyt˥]。

7.中古果摄、宕摄一等字南宁白话开合不分,而广州话不混,合口字有圆唇音[ʷ]。

8.[m̩]只有「唔」这一个应答词或语气词,此外出现在[ŋ]韵母字的连续音变中,例如「十五」、「耽误」等。[ŋ]韵母字在广州话有并入[m̩]的趋势。

9.中古疑母字读[ŋ],影母字读零声母,南宁白话绝然不混,没有出现新派广州话 、港式粤语那种互换的音变。

10.中古泥母字读[n],来母字读[l],南宁白话绝然不混,没有出现广州、香港的「懒音」现象。

11.南宁白话阴平没有53的变调,广州话小称变调现象丰富,甚至有别义作用,南宁白话基本没有连续变调,只有少数的小称变调。

12.止摄开口三等精组字,南宁白话老派读[ɿ],新派并入[i],广州话没有[ɿ]韵母。

参考资料:

广西汉语方言概要编委会.《广西汉语方言概要》(初稿,上下册).1960.

梁振仕.《切韵》系统与南宁音系.《音韵学研究(第二辑)》.中国音韵学研究会.1986.

杨焕典.南宁粤语语音演变趋向分析.《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1990-04-02.

王庚年.广西粤语区的俄语语音教学.《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4-12-31.

洪珏.南宁白话的语音特点.《广西师范大学学报》.1989-04-02

洪珏.南宁白话的变音现象.《南宁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1-03-30.

洪珏.南宁话与广州话语音系统的比较描述.《南宁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4-03-30.(注:2010年《第14届粤方言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中亦收录且略有更改,但是2004的原版更符合作者原义)

谢建猷.南宁白话同音字汇.《方言》.1994-11-25.

林亦、覃凤余.《广西南宁白话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11-1.

徐荣.粤语止摄开口三等字的历史层次.《汉语史学报》.2013-12-31.

曾南逸.《韵会》赀字母韵的性质和音值——以汉语方言、“域外方言”等材料为证.《天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11-15.

谢建猷; 张宗.人工统计与计算机计量对广西汉语方言分区结果对比.《中国方言学报》.2015-02-28.

林亦.广西的粤方言.《钦州学院学报》.2016-06-20.

南宁市西乡塘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南宁市城北区志》.广西人民出版社.2017-02.

唐七元.《广西汉语方言概要》.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20-11.

林亦.从粤方言的字音看中古庄组在三等韵中的特殊性.北部湾大学学报.2020-01-20.

邕浔片有关

杨焕典、梁振仕、李谱英、刘村汉.广西的汉语方言(稿).《方言》.1985-10-01.

麦耘.从粤语的产生和发展看汉语方言形成的模式.《方言》.2009-08-24.

麦耘.粤方言的音韵特征——兼谈方言区分的一些问题.《方言》.2011-11-24.

更多参考资料:

梁振仕.广西粤语的音韵系统.广西大学中文系.1981.

梁振仕.桂南粤语说略.《中国语文》.1984年第3期.

梁振仕.《切韵》系统与南宁音系.《音韵学研究(第二辑)》.中国音韵学研究会.1986.

杨焕典、梁振仕、李谱英、刘村汉.广西的汉语方言(稿).《方言》.1985-10-01.

麦耘.从粤语的产生和发展看汉语方言形成的模式.《方言》.2009-08-24.

麦耘.粤方言的音韵特征——兼谈方言区分的一些问题.《方言》.2011-11-24.

覃小航.广西粤语的线性分布和历史成因.《中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01-30.

现代计算机处理

古音小镜网中有各地汉语方言的音系资料,其中南宁的资料来源是2007年谢建猷《广西汉语方言研究》,通过统计该资料中的常用字可以归纳出声母-韵母-声调之间的配合表和古今演化规律。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